阳信人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博客 BLOG<返回博客列表页
母亲节里倍思亲……
2017-05-14 06:07
分类: 杂谈

  昨日,妻子收到了女儿寄来的节日礼物,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,也唤起了我对自己母亲的思念……。

  1921年出生的母亲是典型的农村妇女,自15岁嫁给父亲,就专心做一个传统的贤妻良母。虽然那时的日子过得艰难拮据,经常是粗茶淡饭甚至食难饱腹,但在母亲的细心打理下,我们姐弟4人的童年亦十分幸福。记忆里,母亲总是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把土炕被褥拾掇的利利落落,让我们姐弟穿戴得齐齐整整。

  平日里,母亲是全村起得最早的人之一,每当我还在清晨睡梦中,她早已把香喷喷的饭菜做好了。那时的农村没有机械,母亲总是抱着家里祖传石磨上的磨棍没早没晚的推着推着,一直推到了我们长大。那个贫穷的年代决定了母亲没有文化,却没有埋没她超强的记性,谁家老人生日孩子满月她都像数家珍一样清楚。我认识的第一个字也是母亲教的,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五岁那年,母亲拿着我的小手,用棉柴在我家院子的地面上描出了一个毛主席的“毛”字,这是我最早的文化启蒙和政治教育。

  儿童顽皮的天性,曾给母亲带来了不少担惊受怕。记得有几次打架踩坏了别人的玉米,害得母亲给人家赔了很多不是。记忆里,母亲只打过我一次,那是1963年我刚上初中时,十二岁的毛孩子,到离家十几里路的地方去上学,太想家了,就对母亲说不想去了。母亲起初是念叨,后来一看不管用,就拿起了小推车上的攀绳,狠狠地抽了我几下,接着搂着我放声大哭,母亲的泪水把我惊醒了,从此,我一头扎进了书本中。

  1968年我毅然去当兵。母亲本来是万万舍不得我走的,但看到我期望的目光,含泪答应了到我家走访的连长。可我到部队还不到半年,母亲就想我想的精神恍惚,难以自理,父亲一看没法,就让母亲带着6岁的弟弟去看我。看到我“长大了”,母亲也没病了,只在部队住了四天,就又担心影响我工作毅然回了家。

  父亲在1978年病逝后,母亲思念深重,迅速衰老,头发干燥变白,皱纹纵横,牙齿脱落。我要把她接出来和我一起生活,可她眷恋故土,坚持在家守着那三间土屋。一直到1988年得了半身不遂,才不得已离开老家。当时她已拄起双拐,但由于母亲的坚强,坚持跑步,起初是拄着拐棍,后来竟奇迹般的扔掉了棍子,又和没得病一样跑开了。在她80岁那年,还买了辆脚踏三轮车,结果还真学会了,蹬着车子转遍了小小县城。

  母亲86岁那年,耳聋痴呆,我担心她的安全,就不让她骑三轮了,她便天天守着我。我说话,她在一旁用力听着;我起床了,她已站在我的门外;我上班时,她总是站在大门上看着我下楼;我回家时,不等我把钥匙拿出,母亲早把门打开了。再后来,看着母亲一天不如一天的身体,我都不敢出远门了,因为我怕再回来的时候,就再也看不到母亲了。我在心底无数次地念叨过,我会在母亲有生之年,尽我有限的孝心和爱心,让母亲的暮年过得舒心、快乐些。只要母亲活着,多陪我几年就满足了。

  可就在2009年古历闰5月14日10点许,早上还吃饭正常的母亲突然吐了一地,接下来小便失禁,便马上进了院。想不到的是,自那刻起,母亲竟然滴水不进,只是靠输液维持了最后34天的生命,6月19日早8点许,没有来得及过上89岁生日的母亲永远离开了我……母亲节里,我呆呆地看着母亲的遗照泪如雨下:娘啊,我想您。您和爹在天堂还好吧?!

 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

标签:
  • 浏览: 410

  • 收藏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评论

暂无评论

博客分类

博客标签

文件归档

访问量

今日 (0)

总访问量 (0)

热门博客主
重磅博文
<
>